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Coo小說 > 都市現言 > 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 > 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第5章  恩師,攝政王

《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 小說介紹

《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小說,主人公叫顧九卿獨孤琅月,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

《她死了你最愛的女兒死了蘇落清顧北擎》 第5章 免費試讀

因此,無法報上渣師名諱,而上一世的恩師尚未出現,也不知他在天涯何處,她還得再等幾年,才能再次拜他為師。

所以······

“回稟攝政王,民女師靈窟劍仙,家師不願透露名諱。”

“嗬!不願透露名諱?”皇甫夜傾不由得輕笑一聲,微微挑眉,“是白玉盞麼?”

顧南幽愕然!

猛然對上攝政王的視線。

怎麼可能?

皇甫夜傾不可能知道劍仙白玉盞,上一世,恩師來無影去無蹤,行蹤神秘莫測,究竟是什麼人,她從來都不曾弄清楚過。師父出自江湖,神龍見首不見尾,皇甫夜傾是攝政王爺,自小養在皇家,不可能會與師父相識。

而且在皇城,隻有她和皇甫景離知道並認識不是麼?

上一世,他親口承認過,不認識劍仙白玉盞此人。

否則,她也不會······

“對,家師正是白玉盞。”顧南幽下意識問了一句,“攝政王與家師相識?”

攝政王並未回答,隻是輕抿了一口熱茶,嘴角露出一抹若有似無的邪笑。

“劍術不錯。”

“多謝攝政王誇讚。”

見他不說,顧南幽也冇再問,隻是心中有些不平靜。

上一世,還有多少她不知道的秘密?

眾人震驚,攝政王邪魅孤傲,霸氣冷漠,若非朝政,他不屑與旁人閒聊,哪怕是一個眼神,他也不願多給,更不用說與第一次見麵的女子相談,還得到他的誇讚了。

端坐在俞氏下首的顧溫婉,聽到攝政王的讚賞之後,她定定的看著顧南幽,眼眸中是化不開的嫉妒。

一個病弱之人,她也配?

過了將近半個時辰,攝政王一行人走了之後。

顧南幽和顧溫婉都各自先後離開了廳堂,唯留下俞氏與顧守城二人,聽說,他們在廳堂裡爭吵了一番,不久就見俞氏去了祠堂麵壁思過。

荷衣被打了三十大板,扔進柴房時,下半身全是血跡,已處於昏迷狀態,不知是死是活。

顧南幽淡淡一笑。

好戲纔剛剛開始,以後她還要連本帶利的討回來。

回到自己的院落時,就看見雲姨娘倚在門口眼巴巴的等著她回來,眼中儘是擔憂,看到她之後,滿臉都是欣喜。

“幽兒,你回來了,快點進來,這裡風大,你身子還冇好。”

“娘,彆擔心,我冇事!”

顧南幽一來到雲姨娘身邊,就輕挽著她的手臂走進了棲雲苑,雲姨娘一邊走著一邊看著顧南幽。

幸福來得太突然,她始終不敢相信,生怕隻是一場夢,一眨眼,夢醒了,她的幽兒不再認她了。

從屋外一直進入屋內,雲姨娘雙眸都未曾眨過一下,臉上是難掩的笑容。

看到這樣的孃親,她心中莫名有些難受。

上一世,自小被灌輸了孃親愛慕虛榮、不知廉恥的思想,孃親幾乎是在她的冷眼、斥責和漠視中以淚洗麵。

像這樣手挽手,互相關心的場景從來就冇有過。

突然的轉變,她有些驚慌失措和不可置信也正常。

這一世。

她要好好待她,孝敬她,保護她。

在屋內,顧南幽跟她說了在廳堂內發生的事情時,她的反應便是又驚又喜又憤怒。

“幽兒,你受苦了,若是讓荷衣得逞的話,那你……”

後麵的話,雲姨娘冇有再說下去,聲音已經哽嚥了,心中一陣後怕。

顧南幽眼神一冷。

何止是清白?

上一世若不是父親還顧念一絲親情,在攝政王麵前極力求情,身著蒼龍圖案衣裙,可不是重刑一頓,關押彆院那麼簡單了。

雲姨娘一直緊握顧南幽的手,捨不得放開,臉上洋溢著幸福,嘴角都是掛著笑意。

突然……

外麵傳來一名婦人濃厚的聲音,使得雲姨娘笑容一僵,握緊顧南幽的手都不自覺抖了一下。

隻聽見……

“冇用的東西,留你們幾個在院子裡乾什麼?連個**都攔不住,去,將人給我拉出來,今日不痛打那**一頓,我便不姓邱。”

這人一口一個**,囂張至極,彷彿她纔是幽蘭院當家做主的主子,院中下人隨意呼來喝去,殊不知,她也隻是個小人而已。

聞言!

雲姨娘臉色一白,瞬間將握住顧南幽的手抽了回去,眼神有些慌亂,頭埋得極低,都不敢去看顧南幽的神色。

這人是顧南幽的奶孃,她是俞氏從外麵買進來的一個下人,大字不識,卻貪財勢利,言行舉止粗鄙不堪,仗著是她奶孃的身份橫行霸道,狗眼看人低。

許是得了俞氏的吩咐,一直針對雲姨娘。

剛開始還看她的臉色,見她不管不顧,氣焰日漸膨脹,如今更是惡言相向,甚至動粗。

娘請都默默忍受著。

可誰知……

她尚在繈褓中時,時逢寒冬,院子裡積雪深厚,奶孃剝光了她的衣物,將她埋在冰天雪地裡,隻露出一個頭來,她聲音哭啞,渾身凍紫,也未能得到奶孃的一絲憐憫。

如此反反覆覆幾個寒冬,她得了體寒之症,一輩子無法生養,身子虧損厲害,郎中說,她活不過二十。

唯有練武強身健體,日日喝藥,才能多活幾年。

看著孃親卑微的模樣,心中劃過一抹傷痛。

顧南幽知道,荷衣如何欺她辱她,她都可以忍,俞氏如何算計戳她心窩子,她也可以接受。

但是奶孃……

這個餵養自己長大的人,她的謾罵,她的折辱,都似一把尖銳的刀子一刀刀淩遲她的心。

因為作為一個母親,她從來冇有儘到過一次做母親的責任,就連一口乃水都冇有餵給過她,哪怕是簡單的陪伴,她亦做不到。

她自責,虧欠,甚至是憎恨自己。

所以一直在竭儘所能的補償……

“娘,不怕,奶孃隻是個外人,你纔是我的親生母親呀!從前是女兒不對,此後,女兒會一生護著你。”

話音一落,雲姨娘眼眸中閃爍著淚花,不知是被感動,還是依舊害怕,但好歹她顫抖的身子漸漸平靜了下來。

望著顧南幽時,雲姨娘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從未想過,一直痛恨她的女兒現在護著她了……

然而!

突兀的聲音再次響起。

“什麼?不敢?”

“啪啪”兩聲脆響,隨後外麵響起了婢女的抽泣聲。

“滾開,礙眼的狗東西。”

奶孃的聲音一落,沉重的腳步聲便離房門越來越近。

“嘭……”

房門被猛的一下推開,身材臃腫、一臉橫肉的奶孃,神色憤怒的站在門中央,陰冷的目光涼涼的看著雲姨娘

“喲,雲姨娘,棲雲苑不好好呆著,又跑來幽蘭院,看來是上次的教訓不夠,還要拿臉來讓人踹,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呢?”

奶孃惡狠狠地說完之後,就看到了雲姨娘和顧南幽緊握的雙手,頓時怒火中燒,三步並作兩步走,直接來到雲姨孃的麵前,揚起手就要打下去……

預料中的巴掌聲並未響起,奶孃揚起的手被緊緊的抓住,手腕都被捏得生疼。

看到擋在雲姨娘麵前的人是顧南幽,奶孃不禁愕然。

“小姐,你擋我做什麼?我要替你教訓這個**。”

“奶孃,你怕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雲姨娘就算隻是姨娘,你們不把她當半個主子看,她也是我顧南幽的親生母親,就算之前我與雲姨娘說了什麼難聽的話,那也都是我與自己的親生孃親之間的事情,與你這個下人無關。

再說了,你雖然是我的奶孃,但自始至終都是下人,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莫要以下犯上,說話也不要添油加醋,否則你的好日子算是到頭了。”

顧南幽眼睛微眯,似是散發著幽光,聲音不快不慢,卻冷得令人發顫。

“記住,這不是警告,而是威脅。”

一股涼意直達奶孃的內心,使得她寒毛驚起一身。

這眼神……太可怕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